中缅边境缉毒记:中国武警曾遭冲锋枪手榴弹偷袭

吸毒嫌疑人在茂密的丛林中玩儿命地奔跑,穿着厚重防弹服的武警边防官兵紧追不舍,当“啪”的示警枪声响起,涉嫌贩吸毒人员吓得一愣神,就在瞬间,武警边防官兵恍若神兵天降,将他们当场擒获。

这样的场景,不仅仅出现在电影屏幕上,也时常真真切切地上演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的中缅边境线附近——在这个毗邻国际上恶名昭著的毒源“金三角”的特殊地带,几乎每天,都有次数不等的类似缉毒行动。

6月23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姐相边防派出所,现场直击了一场缉毒行动。

此次难度系数“爆表”的行动中,一名中国人、3名缅甸人被擒获,当天的尿检显示,他们均系吸毒人员。

出击!突如其来的天气变故打乱部署

边城瑞丽富饶而美丽,位于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带。但硬币的另一面是,瑞丽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部分地段的国界线没有天然屏障,“从缅甸扔出的石块完全可能落入中国境内”。

瑞丽因此成为境外毒品流入内地的重要通道:在这片蓝得沁人心脾的天空下,渡口、便道、田野、丛林中,有人幸福地劳作,也有人从事吸毒、贩毒等罪恶行为。

姐相就位于瑞丽市南,辖区内的11个边境村寨与缅方13个村寨依相邻,有的地方,“趟过河就能穿越国境线”。

这样的地带“优势”,被部分吸贩毒分子利用。“这边打击时就往那边跑、那边打击时就往这边跑”,导致跨境吸毒、零星贩毒屡禁难绝,他们的窝点也成为老百姓深恶痛绝的“毒瘤”。

6月23日的行动,便指向其中一个“毒瘤”。

当天,姐相边防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的线索,随后迅速组织行动。该所的10余名边防武警联合姐相边境检查站的4名边防武警、两名当地民兵,以及两名缅甸信德戒毒所的工作人员翻译——板保和岩喊,组成行动小组。

为了避免被吸毒人员安插的“眼线”发现行踪,当天下午16:02分,一拨儿人静悄悄地出发,乘坐4辆借来的民间车辆,直扑目的地。

16:21分,队伍到达预定地点。按照行动方案,3个小组将分别进入自己的区域,扼守住各条道路。正准备实施合围时,瓢泼阵雨却不期而至,一直随同的记者的头发,也被淋成一绺一绺的。

按事先得到的情报,对方将在田野里交易。突如其来的天气变故打乱了部署,暴雨中显然不可能露天交易,行动被迫暂停。

转折!农妇暗示新的线索

队伍撤离到姐相乡俄罗村公所板崃村一带时,已经是17:02分,该片区并未下雨。

看到有武警边防官兵过来,一名妇女一声不响地悄悄用左手比划出一个方向,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有情况!”经验丰富的姐相边防派出所所长张剑洪知道,缺钱的吸毒人员经常偷东西,当地人对其恨之入骨,这个手势很可能意味着附近有人正在吸贩毒!

根据经验,吸贩毒人员大多会藏身在田野中的窝棚。这些窝棚是农民劳作时休憩的场所,但农闲时,窝棚就时常被吸贩毒人员占据;还有的窝棚本身,就是吸贩毒人员专门修建用来吸毒的。

队伍立即开启新的行动。他们在泥地上画出地图,重新进行人员分组,很快就制定出“从几个方向围向窝棚”的行动方案。

事后证明,这是一次难度极大的抓捕行动,狡猾的吸贩毒分子选择了一个最方便逃跑的地方:那是一片平坦开阔的田野,吸贩毒分子躲在田野正中的某个窝棚中,很容易观察到外来的车辆和人员。

窝棚周边,围着一片片大约一米高的杂草和柚子林,便于吸贩毒分子“望风”,这片四通八达的平地,让边防武警官兵无法截断其逃跑的路线;柚子林的外围是茂密的芭蕉树、橡胶树等,会遮挡追捕人员的视线。

“有线索就不能放过!” 张剑洪一声令下,行动开始了!

鸣枪!缅甸吸毒嫌疑人被抓获

按计划,三个小组分别扼守窝棚的东边、西边和南边。

尽管边防武警官兵异常小心地借助各种掩体的遮挡前行,但是,现场的地势条件让这几乎成为“无法完成的任务”,窝棚外的“望风”者仍然看到了人影,迅速发出提醒逃跑的信号。

合围尚未形成,战斗已经开始!从一个窝棚里跑出3个人影,加上外部的“望风”者,4个人朝向东边,分散开,各顾各跑向丛林!

第三小组发现了情况,立即通知其他小组组织合围。

此刻,原计划从正面实施抓捕的第一小组正在香蕉林里按扇形包围圈向前推进,得知情况后,火速前往抓捕。

大伙儿穿着厚重的防弹服,以冲刺般的速度冲出香蕉林。

突然,眼前出现几个慌慌张张奔跑的身影!事后审讯得知,这是几名非法入境、非法居留和非法就业的“三非”缅甸籍人员,他们本在另一处吸毒,发现武警后,也张皇失措地迅速逃跑。

没人料到,在这片田野中,竟然有多组吸贩毒分子在不同地点吸毒,第一小组的边防武警迅速扑向这几道人影。

追逐中,一名白衣男子和一名蓝衣女子很快翻过一条小溪,在一片种满秧苗的稻田里,趟着水和泥浆一路狂奔;他们后面另有一名黑衣男子和一名蓝衣女子也试图跑进稻田——一旦得逞,他们很快就能进入缅甸境内,逃之夭夭。

眼看这些人快要逃脱抓捕,行动指挥官张剑洪果断鸣枪示警:“赶快停下!不许动!”随后叩响了扳机。

清脆的枪声传开,跑在后边的那一男一女吓了一跳,稍一愣神之际,边防武警官兵们几个箭步冲了过去,将两人抓获。

此刻,其中的男性青年刚刚跳入小溪,裤腿都被打湿了半截。他的拖鞋落入溪中。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由副所长邓小勇带领的第二组也有了斩获——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将一名白衣缅甸男子抓住。

震惊!“资深”吸毒男贱卖父亲礼物购买毒品

在东边战场,第三小组的林星辰和两名同伴也在实施追捕——这里是此次计划的最初目的地。

此前,在“望风”者发出信号后,3名吸毒嫌疑人曾飞也似地跑出窝棚,朝着山林的方向四散逃窜。

林星辰锁定一名吸毒嫌疑人,一路追出一片沟壑中的杂草,再追入一片柚子林。此刻,传来张剑洪示警的枪声,吸毒嫌疑人下意识地蹲了下去,猫着腰一步步挪动,进入一片一米多深的杂草地。

林星辰控制住向外逃跑的线路,一路小心地搜捕,终于发现了蹲在杂草中的男子。

在抓捕现场,这名自称30岁的男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己姓赵,已有7年多的吸毒史,最初吸食鸦片,后来改成冰毒。

他交代,自己在当天下午14:30进入窝棚,将60岁的父亲花6000多元买给自己的摩托车作价300元,抵押给了贩卖毒品的岩拉,赎回了手机(此前以140元抵押给对方)并冲抵此前欠下的110元毒资后,这辆摩托车为他换来了50元的毒品,随后,他就和另外两人在窝棚里分头“享受”起来。

“这个窝棚是岩拉修建的,平时他就睡在这里,吸毒的人到这里来买毒品,一起吸。”他说,贩毒者还在窝棚旁的甘蔗地里安排有“放哨的”,发现有人来就通风报信,“来人是不是吸毒的人,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来”。

危险!国人安宁有缉毒勇士的付出

进入窝棚,记者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各种用来吸食的塑料管四处散落,遍地都是锡纸,一个青霉素玻璃瓶里还残留有极少量的毒品,可以想象,正在吸食毒品的“瘾君子”们逃跑时,是怎样的惊慌失措。

更让人胆战心惊的是,在一个角落,还有不少于22支注射毒品用过的针管!

在一个口袋里,装着几十个半个鸡蛋大小的弹丸,武警官兵一旦被弹丸击中头部,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

为了彻底摧毁这个吸毒窝点并消除隐患,边防武警拆除了这个窝棚,并将其烧毁。

参加完此次行动,记者跑得满头大汗。边防武警的强度更大,衣服全被汗水浸湿了。为了防备万一,他们都必须穿着厚重的防弹衣,这意味着在追逐吸毒嫌疑人时,必须付出好几倍的体力。

更大的挑战在于,他们在行动中还要随时防患艾滋病等疾病的威胁。

有一次,姐相边防派出所的干警成功封堵了一个吸毒窝点,刚推开门,一个狂躁的男子就咬破自己的手臂,将血液向武警战士们撒过来,口中高吼:“我是艾滋病,谁来谁就死!”

如果没有一次次的缉毒行动和关卡阻截,不难想象,“金三角”的毒品将给国人带来多大的威胁与烦扰。在这片边关,缉毒官兵承受着难以预知的风险和变故,甚至包括献出生命。

2011年8月,时年18岁的武警德宏边防支队战士姚元军在和贩毒嫌疑人搏斗时,落入江中牺牲。

2011年10月,时年36岁的武警保山边防支队侦查队政治教导员陈锡华在与犯罪嫌疑人搏斗时,坠河牺牲。

2007年3月25日,在抓捕行动中,武警官兵遭受到隐藏在附近的10余名境外武装贩毒人员的袭击,对方动用了冲锋枪、手榴弹。交火中,武警保山市边防支队龙陵大队副大队长白建刚、德宏边防支队支那边防派出所干事甘祖荣和德宏盈江边防大队侦察队侦察员徐胜前中弹牺牲。

 

(原标题:中缅边境缉毒亲历记:)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国的穷人有多穷(图)

赤穷积累多年之后,早已不是物质上的问题,而是贫穷已经彻底内化,成为一种绝望,一种恐惧。这种绝望,别说不是一年发个三五千元能解决的,连有些人后来真正富裕、脱离农村之后都无法消除。贫穷的人笨么?他们的理性计算是:付出劳动未必能使自己生活更好,所以就什么都不干。


落马官员被砸碎的诗碑写了啥

广西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5月底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纪委带离广西,其在任职梧州市长期间,颇爱风骚,当地有一“允升塔”因有“升”字,余远辉喜欢这里,题诗落碑于此。


没人能要求高考状元都成马云

那些幸运的高考状元们自己,以及他们的家长乃至高中时的学校领导及老师,要明白高考状元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人才,他们不一定就能成为大学学习尖子,大学学习尖子也不一定就能成为未来的职业标兵,未来的职业标兵更不一定就能成为所在行业的领军人物……


俄罗斯高考作文“文豪”标准

俄罗斯高考的作文命题风格与中国不同,并不经常要求学生谈论社会现象或做人道理,而是专注探讨文学问题。高考作文一般是开放式命题:给出一篇材料(一般是俄罗斯或外国作家撰写的文学评论节选),学生自选角度对材料中的观点进行评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