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运营专车司机遭罚2万 告客管办执法不当

本报济南3月17日讯(记者 宋立山 见习记者 刘飞跃 实习生 马晓硕) 使用专车软件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陈超,被执法人员认定为非法营运,罚款两万。不服处罚的陈超向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起诉济南市客管办,尚未受理。17日,陈超告诉记者,他此次起诉主要指向济南市客管办执法不规范的问题,暂不涉及专车的合法性。

据陈超介绍,今年1月17日,他从济南八一银座附近拉着两名乘客去西客站,到站下车时,客管办的执法人员过来问,是不是打车软件过来的,当时他说过来送朋友,乘客也表示他们是朋友关系。可在执法人员的盘问之下,乘客为了赶火车改口说是打专车过来的。一番询问后,客管办把车开走,给了陈超一张暂扣单。

“当时我和乘客都没有签字,仅凭一份口供就能处罚吗?”陈超心中存疑。“他们对非法营运的金额也没有认定。”陈超还说,执法人员只是问了一下乘客,乘客说了一个数,其后没有现场认定金额。实际上,双方并未当场结算,乘客是两天之后付款的。既然当时没有付款,执法人员凭什么能够认定存在交易呢?

轿车被暂扣之后,陈超不服处罚,申请召开了听证会,听证会之后大约三天,他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于这次听证会,陈超并不满意。“没有引入第三方的听证会,到底有多少意义?”陈超说,在收到听证通知时,上面说的是公开听证,他还叫了几家媒体记者见证,但是等到听证会当天,客管办的人员称,听证会不对外公开,只允许陈超和他的代理律师参加。

“听证会为什么不邀请第三方人士,比如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或者普通群众也行。”陈超说。

对于该案,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说,当事人第一次只寄了起诉状,没有相关的证据材料,所以又让他们补充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该院高度重视这一案件,目前正在审查是否符合立案条件。

(原标题:专车司机状告客管办执法不当)


商人刘卫高的“地”国

过去30年,浙江商人刘卫高以义乌为起点,一路腾挪转移,从苏北的宿迁,再到西南的昆明,从原先只有一家注册资本500万元的小公司,变成如今拥有数十家公司、总注册资本数十亿的商业帝国,这个帝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豪。如今,中豪与一个落马官员的名字紧密相连。


对游客动私刑香港还是香港吗

日前,香港多地爆发的“反水客”活动已经离谱到令人瞠目:看到游客模样的人就辱骂,见到拖着行李箱的就要检查,甚至追打老幼、围攻店家,愤怒的店家在一片狼藉之中高悬几个大字: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在上海”

风水轮流转,这次到上海。只有短短一句话,含义却绝不简单:“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癌症一代

我把乡村社会这些我可爱、可敬、可悲的父辈们,称作癌症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劳碌一生,积累了一身的疾病,最后以癌症这种可怕的绝症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