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昌:支持社区文化建设 妙手剪出斑斓世界_新浪新闻

(原标题:王维昌:支持社区文化建设 妙手剪出斑斓世界)

王维昌,男,1936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街道校场社区居民。同时也是“萱草苑剪纸艺术社”党支部书记、社长。

王维昌老人退休前是一名优秀称职的人民教师,退休后的他作为社区志愿者,运用自己在剪纸、文学方面的特长,在2004年创办剪纸团队,带领团队成员,到社区和其他社会组织中毫无保留地教学,十年来,他的团队已创作了数百幅作品。退休后的王维昌曾获原宣武区“志愿者之星”、“优秀共产党员”、“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工作者”、以及“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等光荣称号。

一、自掏腰包,支持社区文化建设

已逾古稀之年的王维昌,身体硬朗、和蔼可亲,同时拥有积淀已久的属于艺术家们的独特艺术气质。这与王老师一直以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以及他热衷读书的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王维昌热爱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剪纸、文学、绘画等方面均有深厚的知识底蕴,尤其是剪纸。每当王老师说到剪纸的时候,脸上总会洋溢起快乐满足的微笑,在他看来,剪纸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也是中国人的特色文化,甚至我们可以从几千年来的剪纸作品内容中读出中国的历史变迁,因此这是祖先传承下来的这一会说话的艺术是绝对不能丢的,所以他认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与其沉浸在个人爱好的快乐里,不如将这份快乐与其他人一同分享,分享的人越多,剪纸这一传统文化传承的根基越牢、传播得越广。

为了更好地实践这样的想法,2004年12月,王维昌自掏腰包成立了社区剪纸班并购买许多相关书籍,号召社区广大居民朋友一同投入到对剪纸的爱好中。这一剪纸班自创办至今,王老师变得越来越忙,一方面,他多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地为社区剪纸爱好者们无偿教学、倾心传授自己的剪纸技术,自己组织或鼓励学员们参加各项剪纸比赛,另一方面,他也不停奔走于其他的社区或组织,如青年湖社区、百万庄西、露园社区、南苑社会福利院、广外残联、全国妇联老年活动中心、外交部老年活动中心、西城台盟老年中心等多处剪纸班,以促进互相之间交流经验、取长补短。

二、无私奉献,倾心传授倾力服务

如今,王老师的剪纸班成员人数已发展到70余人,来自不同的区县,2007年社区剪纸班也正式更名为“萱草苑剪纸艺术社”,这样的更名可以更好地增强团队的凝聚力,也更有利于弘扬我国的剪纸文化。当然,王老师的剪纸班不仅局限于剪纸,还包括与其相关的文学、绘画等方面,这些活动特别受广大中老年朋友的欢迎。王老师的剪纸班一方面不断参加各项活动,提高自身剪纸水平和团队实力,另一方面还将许多作品主动赠送给街道、社区居委会,增强宣传效果,或将剪纸作为节日礼物发放给孤寡老人、残疾群众或社区居民等。有人曾疑惑地问他,让他这样坚持不懈、无私奉献的精神动力是什么,王维昌常笑着说:“剪纸爱好者欢迎,我便很知足,社会需要我,那就说明我具有社会价值。”在王老师的眼中,一个人不但要有自我生存的价值,更重要的是要有社会价值,看自己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这最重要。

王维昌十分注重剪纸艺术传承人的挖掘和培养。目前纸艺社的学员中大多数都是中老年爱好者,但王维昌认为传统艺术的后继有人更需要青少年学生的加入。为此,他既创造性组织学生在假期期间进行剪纸、扎染、折纸、勾画脸谱以及捏泥人等新颖且富特色的活动,还积极与一些学校联系,倡导将剪纸等传统艺术作为课堂教学的一部分,这些做法,激发起学生对传统文化艺术的喜爱,而且也受到了学生家长们的热烈欢迎。同时,王老师的教学不设置任何门槛,没有绘画基础和剪纸经验的老年朋友、残疾朋友等各类人群均可免费参加和学习,在他看来,为丰富群众的日常文化生活尽可能提供便利是他的团队存在的最重要价值。

三、与时俱进,专注传统文化传承

王维昌是个闲不住的人,更从未把自己看作一位老人,他的许多想法都体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与时俱进的先进性。

在传承民间剪纸技艺方面,王维昌以及他的团队十分注重将传统与现代元素的紧密结合。在如何实现传统与现代结合方面,他与学员们进行了许多的探索和创新,最终成功利用传统的剪纸语言创作特点,结合时代特征创作了许多专属萱草苑风格特色的艺术作品,比如在历次重大社会和历史事件中他们精心创作了奥运、建国60周年大庆、建党90周年庆典、北京精神、党的十八大、新二十四孝等主题剪纸作品,这些作品创作及时、主题鲜明、风格独特,最终被媒体发表在报刊杂志,或被用于积极营造社会良好氛围的宣传,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当我们真正走近这样平易近人的王维昌,走进他甘于无私奉献的生活时就会发现,他所专注的不只是剪纸的过程,不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他更加专注的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教师,一名社区志愿者,如何将他的毕生所学和爱好,倾数奉献给社区乃至社会的大家庭,让更多的人参与到传统文化艺术的传承中,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满足群众精神文明需求,从而共同构筑起能够凝聚民心民力的精神家园。

(来源:首都文明网)


大学目标不能是特朗普马云?

尽管大学的普世使命都是创造知识、传承知识和培养人才,但是办大学不能搞“四个统一”(统一标准、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评估),不同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使命,同一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特色。


熟人之间潜规则造成巨大成本

我觉得熟人本身超越规则造成制度成本巨大,熟人在一对一博弈当中也是成本巨大,而人们往往浑然不觉这种隐含在面子下面的成本。


信息爆炸的今天,你点书了吗

古人读书是很慢的。今天,在信息、知识爆炸的时代讲“慢读”真是有些奢侈,然而还要提倡“慢读”。


自行车在中国的百年兴衰

自行车刚传入中国时,曾是奢侈品。后来,自行车成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再后来,自行车被视为公共交通的“敌对势力”。现在,自行车则成为城市交通体系的补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