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滑坡:情侣发现微弱求救信号 搜救队救援

■摄影:新快报记者 宁彪

昨日下午4时许,在事故现场西侧一处废车回收场的废墟旁,一对细心又耐心的情侣,听到一个微弱的呼救声和金属敲击声。4名热情的大姐以及寻访路过的新快报、晶报记者先后接力搜寻,并找来专业救援队。搜救人员根据声音来源,成功锁定到一处人体生命特征信号,但由于现场情况复杂,截至今日零时,搜救工作仍在继续,且生命体征信号持续存在。

16∶00 废车场的微弱呼救

从前晚到昨日,现场数十支救援力量分别在不同地点展开救援工作。因现场土方量超100万立方米,救援工作布点仍然不足。

昨日下午4时许,新快报与晶报记者,往现场西侧,一处原有的废车场寻访。几名大姐见记者过来,连忙呼喊:“下面有声音,好像有人!”

新快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原本是一个回收报废车辆的停车场,场内本来就停放有大量车辆。而泥土倾泻而下时,远处部分正常车辆也被巨大的冲击力冲毁到车场里。场内车辆叠加好几层,部分被零配件和巨大的土方掩埋。

一名叫邓友英的大姐告诉新快报记者,刚刚她们经过废车场的时候,听到一名小伙子说,曾经听到一阵轻微的哭声,而后她和另外一名大姐也听到地下有沉闷的金属敲击声。

得知这个消息后,记者建议大家不要大声说话,用硬物敲击暴露在外的金属物,试试能否听到回音。其间,记者也多次呼喊:“有人吗?听到就敲东西!”但是遗憾的是,地下没有传来声音。

当时现场附近并无搜救人员,于是记者请现场群众留下几人监听,随后赶往几百米外的一处救援点。

16∶20 生命探测仪发现信号

位于废车场南面约800米处,一个救援点正在根据卫星定位,利用数辆挖机开挖原有楼房垮塌处上方的土方。此处,河源矿山救护队和深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搜救人员正在待命。

得知废车场可能有被困人员后,两个单位的救援人员立即出发前往现场。

新快报记者与救援人员返回废车场后,邓友英等4名大姐已经离开,但仍有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在场监听。小伙子说:“记者离开后,其余群众也离开了,现场比较安静,他们又一次听到了一声比较微弱的呼救,并且可以确定是人声。”

根据小伙子指示的大概位置,河源矿山救护队使用生命探测仪,经过探测手对现场疑似地点的三角测向,确认下方存在人体生命信号。“我们这种探测仪,是根据人体心跳的特有频率开发的,能探测到的都是人体信号,猫狗牛羊等牲畜是测不出来的。”河源矿山救护队的严治平说,从现场情况看,发现生命信号源的地方有大块楼板、叠加的货车,这为被困人员提供了生存空间。但是,现场除了掩埋的泥土,其他的埋压物都是车辆,无法用人力清除。

17∶00 救援人员徒手清理

由于现场外围交通管制原因,河源矿山救护队的大型救援设备无法进入现场核心区域。

“我们就是他(被困人员)的全部。”严治平在场发话,救援人员不顾顶部歪斜报废车辆可能坠落的危险,先行进入一处变形半塌的活动板房侦察。

不久,救援队员反馈,该处活动板房为上下两层,怀疑被掩埋的下层可能有被困人员。

虽然河源救护队暂缺破拆设备,无法进入下层侦察,但得知这一情况后,严治平立即命令几名队员跑步前往外围停车点去拿破拆工具。

在等待器材的同时,救护队员和特警们开始徒手清理现场一些小型重物,为下一步救援清障。

约20分钟后,几名队员气喘吁吁地扛来了液压剪、电锯、破拆器等设备。不到一刻钟,队员们将板房一二层之间破出一个洞口,但经过反复观察,下层除了床铺等物外,并没有被困人员。

18∶50 大型吊车进场清障

废车场发现生命信号的消息,通过现场指挥系统很快传开,待命的深圳消防龙岗支队得知消息后也参与进来。

“废车场和上方的土方有五六米的落差,对大型机械车的作业影响很大,而且这些机械车基本都在作业。”严治平说,随着天色变晚,救援工作将越来越难开展,这对从前晚10时奋战到昨日清晨5时,仅仅休息了5个小时后,又投入救援的队员们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

为了准确定位被困人员位置,搜救人员又进行了两次生命探测,信号反馈仍然有生命特征,并进一步判明方位。其间,一只搜救犬也投入了搜救工作。

18时50分许,搜救队员们边徒手清理,边安排人手清理废车场的道路,一辆大型吊车终于得以到达现场。随后,吊车对叠加在一起的废弃车辆进行起吊清障。据搜救人员反映,由于附近有液化气站的原因,部分货车都是危险品车,货厢内满载液化气罐,万一起吊不慎还可能引发爆炸等次生事故。

22∶10 挖机手工轮番搜救

至昨晚10时10分许,吊机清理完五六辆车辆残骸后,现场露出泥土和废旧车辆零件等掩埋物。救援人员通过挖机清理大型重物,人员徒手清理泥土轻物的方式轮番作业,力求对被困人员的伤害减至最低。

据现场救援人员介绍,现场还遗留有不少乙炔、煤气罐体,对救援工作造成一定障碍,各项工作只能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进行。

截至今日零时,距现场发现人体生命信号已过去6小时,距离事发也过去了36小时,现场也已经开挖清障垂直高度3米多,经侦测现场地下仍然有被困人员生命体征信号,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特写

一对不愿留名的情侣 是你们的细心和守候 标示了生命的信号

当新快报和晶报记者找来搜救人员后,仍然有一对20多岁的年轻男女留在废车场倾听守候随时可能传来的生命信号。

大批救援人员到场后,又有群众返回现场介绍情况,有眼尖的群众一眼认出:“小伙子和姑娘,就是最早听到声响的人。”

小伙子很腼腆,始终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只说自己来自广西,姑娘是广东化州人,是他的女朋友。

小伙子说,他住在附近的村子里,也在附近工业园打工。事故发生后,由于工厂无法开工,老板便给大家放假。“我们现在都不用上班,在家也没其他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们想可能需要很多人手吧。”小伙子说,他和女朋友都是很单纯地想到现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没想到他们刚进现场不久,因为废车场人员、噪音少,才听到了呼救声。

看到大批救援人员到场,并指示声音的大概方位后,见天色已晚小伙子便带着女友离开,“真的不用留名字了,可以把人救出来,就是我们天大的幸福。”


现代城市为何有匪夷所思人祸

每一次惨剧发生后,我们都要痛定思痛,都会举一反三,都必然展开各种彻查。相信深圳应该以后不大可能有这种山体滑坡了,但其他人祸,会不会就主动消失了呢?


万科被抢,看经济与金融变化

在这场大戏中,最可怕的风险企业品牌与豪赌中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无论保监、证监声音都不响亮,没有底线思维,万一发生巨大风险,谁来收拾?谁来担责?


鲁迅是要退出学生课本了么?

改革开放后,我们汲取世界先进的文化养分,包括让西方世界的优秀文学作品进入教科书,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鲁迅等中国经典作家作品,更不意味着放弃了革命传统教育。


为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把皇帝与太监视作一对政治隐喻,那么我们将会发现,“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一规律,几乎适用于所有专制权力体系。在此体系之中,最善于作恶的那些人,做起恶来穷形尽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那些人,以及为维护体制而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些人,未必是最大的权力者。